搜索
涿州房产网 涿州论坛 情感文学 《苍山血冷秋暮寒》(六)_苍山血冷秋暮寒
查看: 180|回复: 0
go

《苍山血冷秋暮寒》(六)_苍山血冷秋暮寒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1-30 21:31 |显示全部帖子

  林暮亭从房里走出来后已将近亥时,便回屋休息。只见安凤霖不在,去隔壁看陆澜沧竟也不在,心下便道不好。他忙到四下寻找,果然在山门口看见了这鬼鬼祟祟的两个人。
  “公子,陆公子,这么晚了你们去哪了?”
  “暮亭,那姓秋的没打你吧,你受伤没有?”安凤霖把他翻过来调过去地细细检查了一遍,“我打不过他,又怕你受伤,只好跟陆兄偷偷下山给你买点金创药,他们这寒酸地方,连肉都吃不上,怎么可能有药给你医治!”
  “是啊,我还买了好东西给你补身体。”陆澜沧嬉皮笑脸地提着一大包香气四溢的卤肉。“辛芳斋上好的松脂琥珀肉。”
  “少来,你要是真关心我兄弟应该给他准备鸡汤什么的,我看你就是想解解馋罢了。”
  “那你要这么说,这三斤肉可就我一个人吃了,没你俩份!”
  “那我顺道买的金桔桂花酿也只好倒了吧。”
  “别呀安兄,好兄弟有福同享啊……”
  正聊得热火朝天时,一道幽蓝的身影如流星划过般凌空而降,不是铁面无情执法如山的秋染歌,又是哪个?
  “你二人酉时便告假休沐,此刻亥时已过,为何还不安置?”
  “啊……我俩那个啥……”不等安凤霖一不下心吐出个象牙,陆澜沧忙接道,“我俩现在就回房。”
  “等等,手里的东西交出来。”
  安陆二人对视一眼,只得拿出金创药,“安兄担心暮亭兄弟受刑,便叫我和他一起下山买药。”
  “苍山白日寒无论怎样的灵丹仙草都有,何用下山买药?把别的东西拿出来!”
  “没有!”安凤霖脖子一梗,叫道,“我们就是下山买点药,怎么了,又不是没告假,你还这么不依不饶的。”
  陆澜沧为难地看看二人,只得把肉交出来,“安兄说暮亭受伤需要补补,我们是买给他的,自己可一块都没吃。”
  “还有。”
  林暮亭扯扯安凤霖的衣角,低声央求道,“公子,求求您了……”他一见秋染歌凛若风刀的眼神,又吓得朝后一缩,“等下……又该挨罚了……”
  “我不干了行了吧!”安凤霖终于爆发似的怒吼着,“这什么破地方啊,吃没的好吃睡没的好睡的,不许干这不许干那,练那些鬼鬼神神的东西,连孔子都不语乱力怪神呢!”他将金桔桂花酿掷到地上,一把拽住林暮亭,“我们走!从小到大我爹都没罚过我抄书呢,一顿饭不吃肉我娘都心疼,与其在这里受罪,我还不如被拜月教的人打死呢!”
  饶是秋染歌修养再好也被这话激得有些动怒,“你说走就走,当我苍山白日寒是什么地方?”
  “束脩不要了,当送给你们的。什么地方,不是人待的!”
  “辱我师门,道歉!”秋染歌的宝剑“紫霄”迎风挥出,破空时已闪出耀眼的光华,清影万千,莫敢逼视。
  “秋公子,我家公子不是故意的,我代他向你道歉。”林暮亭忙挡在安凤霖身前,他知道自家公子那点草包武功不够人家喝一壶,急得作揖不止,“我们认罚还不行吗?”
  “暮亭你不用管,看他能咋的。”安凤霖竟然也抽出了自己的佩剑“银月”主动迎战。
  紫霄剑势凌厉,只见寒光一掠,一招“有凤来仪”,直指安凤霖的咽喉。安凤霖忙挥着银月去挡格。只见剑尖一挑,一招“白蛇吐信”,直攻安凤霖左腋下的破绽。安凤霖暗自思忖道,“秋氏大弟子果然不一般,看来今日不能甘休了。”他横剑当胸,挡开了这一招,又使了个“游龙穿梭”,刺向秋染歌的胸膛。可剑还不曾近身就被对方的剑气远远震开,震得他后退了一丈远,虎口痛麻难忍几乎握不住剑。
  “你……”三招就被打输的安凤霖自知丢的不是自己的人,而是整个灿阳山庄的人。他气得两眼通红,把剑往林暮亭怀里一搡,“
指数压力得而复失,行情仍存疑问,短期震荡概率加大
去,你的武功比我高,跟他一决高下,给我们岑溪把面子挣回来!”
  “公子……”
  “你去不去?不去以后兄弟没得做!”这是他从小到大要挟林暮亭的必胜法宝,他用这招让林暮亭帮他做功课,蒙混过关,偷酒偷食,放风溜出去玩,屡试不爽。但今天这个乖顺无比的书童竟然不肯接剑,而是直挺挺跪在地上,“公子,求求你别闹了。秋公子真的没打我……”
  “那他把你关进那个屋里几个时辰干嘛了?”
  “我……”林暮亭的脸一下
”刘姥姥道:“阿弥陀佛!全仗嫂子方便了
子红云密布,幸亏是天黑看得不明显,只低声说:“是我的字不好看,秋公子指点我写字……我身上没有伤,不信回房给你看……”
  “哦,有话好好说,跪着干嘛,”安凤霖拉起林暮亭,“走,回屋睡觉。”
  “唰……”一道蓝色丝带轻若游云般飞来,如蟒蛇般将安凤霖结结实实地捆成了个蚕茧悬在树上,“违
国内规模较大的、能够提供一体化钻井工程技术服务的独立油田服务供应商
反门规,不服管教,罚垂悬两个时辰,静思已过。”
  “哎哎哎,要罚就罚,能不能别把我当粽子啊……暮亭……暮亭救我啊……”安凤霖边扭来扭去地挣扎边直着脖子叫嚷,“喂喂,我好歹是岑溪灿阳山庄的少主,给点面子啊……我爹还要脸面呢……”
  “秋公子,”陆澜沧眼睛还没有眨完一下,声音仍在耳畔萦绕,林暮亭人已经不见踪影,恍若凭空消失一般,直落在秋染歌面前,“我家公子向来心直口快,他只是担心我,没有什么恶意的。请你高抬贵手,公子若是吃了亏,我家老爷和夫人会……会很难过的……”他双眉紧锁,哀恳地望向秋染歌的眼神让人觉得仿佛是他自己犯了错一般。少爷受了责罚,书童怎么会有好日子过。
  “天晚了,你回去休息吧。”秋染歌的声音零散地消失在霜天月色中,虽清冷却也有一丝暖意。他扶住自己的胸口,竟觉五味杂陈。
  不知不觉间,听学已经有两个月了。苍山白日寒严明的纪律,铁腕的作风,艰深晦涩的术法已经让这帮心悬意马性系转蓬的世家子弟苦不堪言。按秋氏门规,听学弟子十天休沐一日,除此外每人一个月还有两次告假的机会,时长为三个时辰。他们中除了林暮亭从来不曾告假,其他人可要趁此机会下山好好玩玩,把平日里在君山中有贼心没贼胆做的事做个通透。
  中秋之夜,碧天如水,月飞明净,皎皎清辉照彻乾坤,印透山河。良夜恹恹,岂
新洋丰:拟3至6亿元回购公司股份
可辜负?少年裘马,不醉如何?安凤霖和陆澜沧打着休沐的旗号又溜到了集市上大快朵颐:月饼、油酥饴糖、咸水鸭、芋头酥酪、酱汁田螺……最后又一人痛饮了几大碗桂花酒,大腹便便踏霜地醉扶而归。
  “安兄,你看你出来玩就玩,好端端地买个兔儿爷干嘛?”陆澜沧指着安凤霖怀里那个白面红唇着朱袍带紫花的兔子泥塑,又疑惑又好笑,“你这么大了,倒是童心未泯啊!”
  “给暮亭带的。”安凤霖难得没跟他回嘴互怼,只有万般愧悔涌上心头。那时候他还不到十岁,正是东家打狗西家抓猫狗都嫌弃的年纪。那年的中秋,父亲买了个肥白讨喜的甜白釉兔儿爷送给他,他爱得什么似的,睡觉都要搂着。八岁的林暮亭也正是喜欢玩具的时候,却连碰都不敢碰一下,只得自己偷偷用泥巴捏了一个,虽粗陋不堪,却也生动可爱,趁无人之时抱起来如婴孩般抚弄自语一番,也着实为一乐。可不料这一幕却被安凤霖看在眼里,他不知怎的竟也喜欢上了那个泥巴兔儿爷,非要讨来不可。林暮亭无法,只得含泪让他,可不知他是怎么玩的,竟一头一身的泥土。安夫人大怒,听说是林暮亭的泥塑兔爷把宝贝儿子弄得像灶坑里钻出的灰耗子似的,竟又把他捉来痛打了一顿,还当着他的面把林暮亭熬了整整一夜做好的泥塑摔个稀巴烂。好端端的一个中秋夜,别人簪花载酒赏月流觞,只有年幼的他浑身青紫的一个人跪在祠堂里哭得抖个不停,活像寒风暴雪中几近冻饿而死的流浪犬。那一幕,怀里揣着月饼趴在窗台上却不敢进去的安凤霖至今记忆犹新,一想到就恨不得扇自己几个耳光。
  刚进山门,秋染歌那冰块脸又浸满了寒霜镇得他们酒醒了大半。“酗酒食荤,过时不归,跟我去戒律室领罚。”
  “秋公子容秉,”陆澜沧把东倒西歪的安凤霖扶正,勉强施礼道,“我二人本不想晚归,只是在街上偶遇了几个故交,被拉着灌了几口酒,塞了几块肉,是非我所愿。还望您看在夜已深沉的份上,暂且饶恕,若要罚,也等安兄醒酒了再罚。”
  “不必你说,我自有方法让他醒酒。来人!把他二人带走!”秋染歌唤来几个弟子,正要捉拿安凤霖和陆澜沧,林暮亭竟上气不接下气地跑来,粗喘着行礼道,“秋公子,我家公子是有错,但请容他醒酒休息后再去领罚,也不为迟。”
  “暮亭,暮亭你来了……”安凤霖傻笑着,从怀里掏出兔儿爷胡乱塞到他手里,口里不清不楚地嘟囔着,“看,跟小时候那个像不像……”
  “公子,公子……”林暮亭惊住了,他看了一眼手里的玩具,又望着安凤霖酒醉后酡红呆滞又不失憨厚的脸,半晌方落泪道,“公子,事情过了这么久,你还记得做什么……”
  “记得,你的事哥哥都记得……”安凤霖擦去他的泪,激动不已道,“你小时候挨了多少打,受了多少委屈……你知不知道,哥哥内疚了多少年,折磨了自己多少年……”
  “我知道,我知道……”林暮亭抱着他哭道,“小时候……都不懂事,我从来没怪过你……我没有父母,只有你肯护我,想着我……公子……”
  陆澜沧这边感动得眼睛都红了,秋染歌却无动于衷,厉声喝道,“带走!”
  一个弟子猛地拽过安凤霖,另一个弟子则大力拽开林暮亭,“公子……”林暮亭刚要扑上去,一个弟子将他用力一搡,兔儿爷竟直直飞出。林暮亭蹲身一跃,还好稳稳接住,自己竟踩到一块布满滑苔的石阶上,重重摔倒。
  “暮亭!”安凤霖挣脱了众弟子的桎梏,正想去扶他,又被秋染歌拦在二人中间,“再不服管教,就加倍惩罚!”
  “我兄弟受伤了,你没看见吗?”安凤霖不满地想伸手搡秋染歌,尚未近身,竟被他刚猛无俦的真气震得飞退出去。林暮亭早看出来了,秋染歌几乎没有使力,否则便只要三分力,安凤霖非倒地呕血不可。
  “啊……姓秋的你……”安凤霖这时的酒倒是全醒了,他使劲全身所有的力气运集于掌心,蓦地腾身而起,迅疾挥向秋染歌时,林暮亭竟闪身至二人中间,“公子不要……”还好秋染歌武功高强收放自如,马上撤回所有的内力。安凤霖却只收回五成,剩下的五成全落在林暮亭的肩上。“啪!”林暮亭疼得“啊……”一声惨叫,身子一软,竟跪倒在地。
  秋染歌看出了林暮亭是故意不用真气生受这一掌,为的就是解决二人的纷争。安凤霖那个莽汉也只有看到自己人受伤了才会警醒悔悟,也不知跟着这样一个主
食品饮料板块大涨:中报业绩提振 券商推乳业白酒
人他从小到大受了多少委屈!秋染歌然后打横抱起林暮亭,正欲离去,安凤霖急急阻拦,“喂,你带他去哪?放下他!”
  “你能替他疗伤吗?”秋染歌灿若岩电的双眸中竟满是讥诮,“先带他们两个喝醒酒茶,再做惩戒!”
      炒股成功只是机缘巧合。彻底炸裂!两大超千亿级抽血机袭来A股将有新狂风大浪。自幼儿是太子登基,城门也不曾远出,没有见你这等凶汉。混沌阶段该如何操作?。”行者道:“占了此泉何干?”土地道:“这怪占了浴池,一日三遭,出来洗澡。当下:看长做短。

涿州房产网 http://www.xydc001.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