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涿州房产网 涿州论坛 精彩网文 (原创)长篇连载小说《我这个人》- 嬉笑怒骂看红尘万事 ...
查看: 232|回复: 1
go

(原创)长篇连载小说《我这个人》- 嬉笑怒骂看红尘万事_嬉笑怒骂我这红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3-18 16:05 |显示全部帖子
第一章 老家
  我想揍这个女人,就照着脸招呼。
  女人是我妹妹,坐我对面。脸圆,肥,像胀着气,眼凸,唇厚,肤黑,像泰森。正在张嘴啸叫:“妈~妈~”,声调渐次升高,从第三声入第四声,“人家想要个大点的房子嘛!你看我现在工作也没有,只能靠严哥。他嫌现在房子太小嘛~,以后有了孩子就不够啦!”说到孩子二字,她脸颊鼓起,露出娇羞一笑。
  我胃里酸液翻涌,差点穿孔。
  我家不穷,或者说,挺富。家住武汉中心城区,父母九十年代开小超市,本来只够糊口,感谢伟大的房地产,他们从房价不足一千时入市,买一套,卖一套,十年人间沧桑,全家齐奔小康,赶上世纪大潮,修成初级土豪。前年父母决定退休,存货一概出清,除自住外,给我和妹妹各留一套公寓,一间商铺。
  本来前途无限,可恨女人贪得无厌,一门心思夺取全部家产。趁我嫌路远在单位附近租房住,天天守在家里,腻在爸妈身边,给老人灌迷魂汤,连出去跟男朋友约会都中途打电话回来查问,听说我在家,二话不说,男友不顾,立马杀回来,看住父母。如此锲而不舍,滴水不漏,她终于成功夺取两间商铺的租金,还抢先搬进一间房子,还得陇望蜀,要换我这间更大的房子。
  是可忍熟不可忍,这次我坚不松口,父母来说情也不给面子。有一次跟老爸吵起来,老爸说房子都是我的,给谁不给谁老子说了算,我也不含糊,进厨房拿菜刀,往裤裆一横,说这玩意也是我的,传还是不传香火也是老子
赌这个股明天反弹,愿好运!
说了算,老爸当场白眼直翻,手脚乱抖,恨不能跳楼。
  从此后跟家人闹僵,我干脆躲在租屋,逢年过节才回去,忍着恶心看妹妹表演几天,再逃回来。
  这天是中秋,我提了一袋子散装月饼回家。刚推开家门,就见妹妹和准妹夫 - 就是那个叫严哥的家伙(私底下我叫他阉割,祝他早日得偿我愿。)- 双双正襟危坐,面向老爸,聆听教诲
”袭人笑道:“我们都去了使得, 你却去不得
,作俯首帖耳状,作孝子孝女状。桌上已经摆了一对精品五粮液,一条软中华。我理直气壮把散装月饼扔在旁边,准备回房玩手机,老爸突然叫我:“王元,你过来,有话跟你说。”
  我瞥了一眼他俩,他们脸不藏奸,面目不善,我本想拒绝,可老爸神情坚定,不容推辞,只得驱前几步,离得他们老远,站定听话。
  “你也老大不小——”
  “报告,我还小,男儿当以事业为重,志在四方,岂可为女人自毁前程。”我熟练地应对。
  老爸瞪我一眼,“严奇给你介绍个对象,明天放假,你去见见。”
  “不去。”
  “你再说一遍?”老爸两眼圆睁,毛发竖起。
  我有些害怕,问道:“什么条件嘛?”
  严奇说:“很好,你见面就知道了。”
  我白他一眼,默不作声。老爸嫌弃地赶我走,“滚回你房里去,时间地点等会发你手机,明天你敢不去,老子打断你狗腿。”
  我心想,我是狗,你又是什么?
  我之所以不愿去相亲,主要是看透了婚姻的虚无。我有几个哥们结了婚,没一个幸福,见天儿的鸡飞狗跳。他们常来跟我诉苦,从家务分配问题聊到夫妻生活问题,从抱怨老婆身材干瘪到不满岳母彪悍,把婚姻说得暗无天日,如堕地狱。最后还语重心长地告诫我千万别学他们,“宁可与右手相伴,也别找女人结婚。”
  听得多了,我也有了心得,有一次喝多了灵感乍现,一拍大腿道:“操!这不就跟我们搞互联网一样吗?追求姑娘就是
超哥提醒:防止大盘弱反后继续下杀风险
拉新,拉新的目的是为了转化,转化成情人了,还要进一步,从免费会员升级到 VIP 会员,也就是结婚。刚进会员时,优惠多多,又是送券又是抽奖,甜甜蜜蜜你侬我侬,时间一长,咋办?杀熟呗!赶着最烂的货,以最贵的价钱卖给你。要是你想走,对不起,会员费不退,就问你舍得不舍得吧?这就好比孩子都生下来了,你要走是不是也得掂量掂量?要是你态度坚决,非走人不可,也行,回头我就把你个资卖了,让你上热搜,天天骂你渣男负心汉。”
  众人听了大笑,都说我思想深刻,比喻精当,堪比婚恋界于丹老师。
  中秋节有三天假,今天在老家,明天要相亲,晚上才能回家,等于只有后天一天在家玩。我很沮丧,觉得还不如周末。加上
千亿代糖市场:甜菊糖&赤藓糖醇,存在巨大补涨空间
晚饭时妹妹又在发嗲要房子,我气得吃完饭就躲进房玩手机。
  我和妹妹感情很差,是历史原因造成的。我们小的时候,爸妈开超市太忙,无暇顾及我们,就把我俩分别寄养于叔伯家,逢年过节才来看望。有一次他们整整一年没露面,我几乎以为他们死了,临到除夕前的夜晚,突然有人敲门,我大喜,以为来接我去霍格沃兹,没想到是他们,左手烟右手酒,来二伯家续交生活费,接着带我去肯德基吃宵夜,我没点吃的,就喝了杯饮料,喝完就轰他们走。那时我失望透顶,父母没亡,当不了哈利波特,去不成霍格沃兹了,只能喝个果汁。
  直到上高中,已经赚了不少钱的他们才把我和妹妹接回家,那时我俩连青春期都过了,再和异性同处一室就有些别扭,再加上我妹妹泰森的相貌,孙二娘的脾气,看之十分瘆人,我老是躲着她,她也看不惯我,从此互相仇视至今。
  刚玩了一会,胡麻子要跟我视频聊天,我接了一看,这王八蛋正搂着个姑娘得意洋洋,他妈的不是存心跟我炫耀吗?
  “哟,这位美女是谁啊?介绍一下呗!”
  “这位是马丽丽,我女朋友,体校练散打的。”
  我心想胡麻子真不怕死,按他的揍性,始乱终弃是迟早的,不怕姑娘一个鹰爪功废了他?
  “幸会幸会!你们散打练不练踢裆功?”
  胡麻子怒道:“你他妈胡说什么?找你有正事。明天一起去东湖划船。”
  “不去,明天要相亲。”
  一听说相亲,胡麻子眼睛瞪得溜圆,姑娘也不搂了,手舞足蹈,“太好了,你约她一起来,我和丽丽给你把关。”
  我说这都是别人安排的,去哪干啥都有计划,要是擅自改动等于违约,胡麻子这才失望地关掉视频。我想象着他接下来跟姑娘发生的事,突然一阵惆怅,心里发空,像缺了点什么。
  胡麻子是我高中同学,天生好色,可惜条件太差,武大郎的身材李逵的脸,尤其以满脸红痘闻名全校,落下麻子的美名。这样三分似人七分像鬼,丑骡子见了还要体战心悸,曾创下连续被二十八个女生拒绝的历史记录。大学毕业后突然时来运转,进了证券行业正赶上股市大好,他人模狗样也混了个投资经理,天天忽悠大爷大妈,富婆
牛市是什么样子?
土豪给他送钱。俗话说钱壮怂人胆,富起来的他也敢追求美女了,阿玛尼的香水卡迪亚的表,姑娘爱什么买什么,打动芳心就往床上拉,一年半载腻味了就甩手,不知惹了多少情债。
  这厮还有个癖好,喜欢当着人面调戏姑娘,尤其是单身男人,一方面满足色心,另一方面满足优越感,他常说玩女人就跟发财一样,要是不被人看见岂不等于锦衣夜行?我被他拉去做了几次见证,深感羞愤,发誓再也不干了。
  和胡麻子聊完我接着玩游戏,这次状态奇佳,吃鸡吃得快要撑破肚皮。正在兴头上,严奇忽然推开门,一脸贼相,笑得十分讨打,“哥,明天一定要好好表现,是个大美女哟!”
      双良节能是否会走妖。”二人正说着,只听见外头院子里有人大嚷的说道:“我说那三姑六婆是再要不得的,我们甄府里从来是一概不许上门的,不想这府里倒不讲究这个呢。昨儿老太太的殡才出去,那个什么庵里的尼姑死要到咱们这里来,我吆喝着不准他们进来,腰门上的老婆子倒骂我,死央及叫放那姑子进去。那腰门子一会儿开着,一会儿关着,不知做什么,我不放心没敢睡,听到四更这里就嚷起来。我来叫门倒不开了,我听见声儿紧了,打开了门,见西边院子里有人站着,我便赶走打死了。我今儿才知道,这是四姑奶奶的屋子。那个姑子就在里头,今儿天没亮溜出去了,可不是那姑子引进来的贼么。”  子兴道:“依你说,`成则王侯败则贼了。'"雨村道:“正是这意。你还不知,我自革职以来,这两年遍游各省,也曾遇见两个异样孩子。所以,方才你一说这宝玉,我就猜着了八九亦是这一派人物。不用远说,只金陵城内,钦差金陵省体仁院总裁甄家,你可知么?"子兴道:“谁人不知!这甄府和贾府就是老亲,又系世交。两家来往,极其亲热的。便在下也和他家来往非止一日了。”宝玉道:“宝姐姐也算疼你了。明儿宝姐姐出阁,少不得是你跟去了。哏,好风!哏,好风!老孙也会呼风,也会唤雨,不曾似这个妖精的风恶!”八戒道:“师兄,那妖精的武艺如何?”行者道:“也看得过,叉法儿倒也齐整,与老孙也战个手平。行者用手扶起道:“师父放心,没些儿事,这都是送衣服送盘缠与我们的。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3-18 16:05 |显示全部帖子
顶!不能让这帖子沉了

涿州房产网 http://www.xydc001.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